新闻详情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

Bitcoin SV:秉承中本聪愿景的比特币现金协议实现

2019-08-19 14:59:31 来源:九五贵宾会-九五贵宾会app-九五贵宾会官网 浏览次数 9
字体大小: 14px 16px 18px

[摘要] 2018年8月30日,来自nChain的吉米·阮(JimmyNguyen)与克雷格·怀特博士(Dr.CraigWright)在泰国曼谷向参加“比特币未来峰会”的矿工(以及比特币现金开发组织)

  2018年8月30日,来自nChain的吉米·阮(Jimmy Nguyen)与克雷格·怀特博士(Dr. Craig Wright)在泰国曼谷向参加“比特币未来峰会”的矿工(以及比特币现金开发组织)发表了开幕演讲。他们在演讲中阐述了矿工们为什么应当支持Bitcoin SV——旨在实现中本聪最初愿景而推出的比特币现金协议全新完整节点实施。感谢@cryptomic将峰会发言录音整理为文字。

  吉米:大家好,我是吉米·阮,nChain的首席执行官。我将与怀特博士共同主持今天的会议。首先,非常感谢各位前来参加会议。我们相聚与此缘于我们对比特币的共同关注与热爱。尽管我们在理念上可能存在一些分歧,针对这些分歧,我们今天有必要展开讨论,但是我认为我仍需要提醒大家,我们今天相聚于此的初衷在于我们对这样一份势将实现中本聪愿景的比特币协议的高度关注,因为这意味着我们可以实现比特币现金(BTC)与生俱来的使命。比特币现金旨在让比特币从BTC回归原有理念,而我们今天的讨论很大程度上将在这个框架下展开。

  我希望利用今天上午的时间来谈一谈几个事关全局的议题。我认为,这些议题能说明我们对于这种新兴比特币协议的前景持有何种观点和态度。今天,我还想讲一讲我们为什么坚信这种比特币协议的稳定性好、扩展性强、安全性高、并且所有人均可从中获益。让我来具体说明我们如何得出这一结论。这样讲是因为,最新发布的Bitcoin SV所倡导的理念旨在回归中本聪最初的愿景。

  我知道许多人一直想要看代码,为此我们连夜在GitHub存储库中发布了代码的Alpha预览版。大家可以访问GitHub存储库查看代码,但是这个版本尚未经测试。测试会在大约一周后开始。稍后史蒂夫(Steve)将会为大家详细介绍代码测试相关的问题,现在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此外,在克雷格的主持下,我们还连夜推出了一个矿池“SVpool”,让感兴趣的矿工们可以参加节点部署工作,以实现我们将要介绍的愿景。目前这一项目的预注册已经开始,许多矿工已经完成了预注册,通过这种方式,我们为矿工提供了一个选择的机会,因为我们认为,就规划比特币的路线图来说,让矿工表达自己的见解、拥有选择的权利是非常重要的。

  我们认为现在是时候发展壮大以比特币为主题的完整世界和生态系统并实现专业化,这正是我们目前倡导的理念。为什么这样说呢? 我们想说的是构建一份稳定的协议。中本聪在其早期的一些著作中写道:“比特币的本质是,一旦0.1版本发布,其核心设计即得以固定,并且在今后的整个生命周期中均不会发生改变。”这句话的意思是不是说不能做任何修改? 当然不是,如果那样就太荒唐了。但是我们的确相信比特币与互联网一样,互联网所依赖的协议从诞生之初至今几乎没有什么变化,在这样的条件下还能让公司在互联网上可靠地开发各种应用程序和网站,因此比特币现金区块链技术也需要发展到同等水平。一份稳定可靠的协议不会每隔3到6个月就会引发开发者之间针对应当开发何种功能产生分歧,这种分歧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没有好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提倡并且正在采取必要的措施逐步回归到原本的比特币协议,回归之后我们便可将这种协议固定下来,仅在人们提出至关重要的变化时对协议进行修订。但是我们必须为世界各大公司建立稳定的框架,然后在此基础之上发扬壮大。

  克雷格:一项提议并不仅仅是指提出一个想法。而是在提出想法的同时,列举出用例、数据、测试结果。此外,这并不是简单的工作,而需付出大量努力。你们还要说服大多数矿工,要实现这个目标,我们需要采用与过去完全不同的方式。

  吉米:因此,大家所能想到的最佳方式就是: 我们希望世界各国的公司能在这种区块链技术的基础之上向前发展。大家希望这种区块链技术基础如流沙一般一推即倒,还是如岩石一般坚不可摧? 大家要牢记这一点的重要原因是,虽然今天到场的许多听众并非国际大型公司的运营者,但是这些大公司在考虑使用比特币现金时,向我们提出的第一个问题便是“比特币现金是否具有强大的扩展性,是否足以支撑我们的大项目?”、“我们什么时候能真正地开始实施?”或者“如果我们不确定区块链是否具有充分的扩展性或者不确定所采用的协议在未来一两年中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我们是否应该投入数百万美元来开始执行这个具体的项目?”。

  大公司在做出项目执行决定前会进行此类非常务实的探讨。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提倡建立一种坚若磐石的稳定协议,让国际大公司对协议可靠性感到放心,而这才是比特币网络未来的发展壮大之道。因此,我们所提倡理念的种种益处均无需对比特币现金协议进行不必要的实验和变更。试想,如果我们将协议固定下来、在此基础上发展壮大,未来会怎样呢?

  过去几个月中出现的诸多分歧令人感到遗憾,但是这些分歧是去中心化开发领域必然会出现的结果。就其本身来说,这些分歧无可厚非,但是却影响了比特币网络的发展。我们认为,如果能将这种协议固定下来并让世界各国的商业开发者在固定的协议基础上开发各种应用程序、执行各种项目,势必会产生更好的效果。此外,开发者团队之间也无需每隔半年就要针对具体特性进行没有实质意义的争论。这样的环境实际上可以为大家营造一个更加稳定的生态系统,提供更多确定性,并最终促进比特币网络的发展。身处这样的环境,矿工的收入会有所增加,而在比特币网络上运营的各家公司亦可获得更高的收入。稳定性对于任何商业生态系统的发展均大有益处。

  我们还需要开发协议的可扩展性。我知道,在比特币现金开发领域,对于如何实现扩展性仍存在一些争议,而存在不同的观点意见也实属正常,但是我认为,我们必须牢记,在中本聪的早期著作中最初提到比特币时就已经预测这种数字货币具有扩展性——这就是比特币网络能以这种方式在当时的硬件基础上以极低的成本进行扩展并在规模上超越VISA网络的原因。扩展性方面的愿景始终如一。

  克雷格:比特币网络的设计初衷自始至终均非家庭用户网络。我不关心人们是否喜欢比特币网络。我也不在乎人们是怎么看待比特币网络的。比特币网络面向的是数据中心。它被设计开发为一种货币。如果仅仅用作一种出于个人爱好而运营的节点,那么永远也不会拥有50亿用户。如果你仅仅出于个人爱好来运营节点,那就自己去制造一种垃圾币,不要阻挡比特币的发展壮大。

  吉米:当然,这几点也来自中本聪早期发布的帖子,也就是说设计基础能够维持用户,当节点数量变少时,运行一个节点的压力会变得更大,这种情形会催生出规模巨大的服务器农场。有些人抵制这种想法,认为这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然而,这种设计支撑比特币继续发展、走向专业化。那么从经济学角度来讲这意味着什么? 在过去一周中,我们在nChain用一些业务分析建立了一些模型,对于现在快速扩展区块大小为何如此重要进行了评估。重要性在于快速扩展会直接影响矿工的经济需求。在两年内,区块奖励将再次分裂成两半,降到6.25个比特币现金(BCH)。因此如今正在挖矿的矿工们在两年后能够拿到的奖励只有今天的一半。要保持目前的盈利能力,就意味着他们必须在两年内以其它方式弥补6.25个币值,这势必通过交易手续费用及更高的交易量方可完成。

  克雷格:但是这并不能实现,因为大家手里的比特币数量在减少。像比特币(BTC)这样愚蠢的想法往往会说“币量减少后,价格会翻番”。胡扯! 实际上并不是币量减少,而是被挖出来的比特币少了。仔细想想,就能发现这种想法是拉高出货的旁氏骗局。投机行为将不复存在。两年后,我们将面临的是币量减半但价格不变的局面。

  吉米:我们必须从现在起让比特币网络做好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大规模扩展,这样才能确保矿工在相同的经济利益驱使下继续挖矿,继续保护和发展比特币网络。那么这对于未来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矿工们将更加依赖交易手续费和交易量。他们的收入将来自多个渠道,不仅仅来自支付交易(支付交易需要的数据量最少,因此其费用也将最低),而是来自于代币应用,智能合约应用,嵌入数据、文件和op-return指令的应用程序,以及如今与我们接触的各公司所开展的大量相关项目。

  我们会将个人交易手续费保持在较低水平,以便人们可以继续使用比特币网络,特别是便于实现比特币作为电子现金的初衷。但是,这意味着交易量必须提高,也就是说我们必须从现在开始着手大幅提高区块规模。

  接下来,让我来介绍我们所建立的一些模型 —— 这些模型尚未经过精雕细琢,因此我并不希望大家把它们当做是精确的科学成果。大家可以按照自己的方式来操作我们插入的一些变量。在今天的会议结束时,大家一定会得出明确的结论。我们也建立了模型来分析交易手续费应该保持在什么水平才能弥补未来两年将要失去6.25个比特币现金的区块奖励。我们分析了两年内的三个不同的比特币现金价位。假设比特币的单价为1,000美元,那么你要弥补的区块奖励损失将为6,250美元,当比特币的单价达到5,000美元时,需要弥补的损失将会达到31,250美元,而当币值达到10,000美元时,需要弥补的损失将会达到62,500美元。

  

  我们对各种交易类型分别进行了分析,鉴于一个区块中不可能仅使用支付交易,因此我们的分析是基于一个区块中出现多种交易类型的假设条件。我们最初评估的交易类型是支付交易,支付交易的字节非常简短,只有225个字节,相比之下,智能合约交易大约为1,000个字节,而代币则为1,500个字节。未来我们还会进行更多分析,而这仅仅是我们评估工作的开端。

  我们分析了三种可能出现的交易手续费费率。在此,我们均采用每字节的美元价格(而非聪)作为计量单位。按照这种想法,比特币网络的发展演变决定了交易手续费处于低、中、高哪一水平。在这个基础上进行建模分析时,交易手续费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当然,费用的多少取决于交易的规模。

  

  我们在交易手续费为0.00009美元(即每字节只需要一美分的一小部分)的低费率水平基础上建立了模型,分析结果显示,支付交易的手续费用处于低费率时(仅为本模型分析之目的,实际上我们认为费率水平仍然居高,交易手续费应该更低),可能为2美分,智能合约交易可能为9美分,而代币交易可能为13美分。

  我们对中等和高费率也进行了建模分析。此外,我们认为任何给定区块均会保存这些交易类型的不同部分——因此,我们没有办法作出准确预测,只能对平均水平作出评估。实际上,通过这种方式得出的费率会比我们认为的理想费率要高,但是这也意味着,即便我们提高了个人交易手续费,仍需扩大区块规模。接下来,我们针对“要填充一个区块,收取足够的交易手续费来弥补区块奖励的损失,需要的总交易量是多少?”这一问题做了分析评估。

  

  如果区块容量完全由支付交易(字节数最少的交易类型)填充,那么你需要完成大量的支付交易。你大约需要完成160万笔个人交易才能使手续费达到5,000美元的中等币值水平。如果我们将各种交易类型组合起来,假设其中40%为支付交易、30%为智能合约交易、30%为代币交易,所需要完成交易量则会大幅减少,这是因为有些交易类型的字节数较多。每个区块的总交易量大约为80万笔。这一情况最终会对区块规模产生什么影响呢? 这就解释了为何我们认为现在亟需开始着手扩展区块规模。

  在低交易费场景下,我们计算了“完成这些交易并产生6.25个比特币现金(BCH)价值所需要的最小区块容量是多少?”就最小容量来说,在比特币现金单价为1,000美元时(假设费率保持在较低水平),你需要67.1MB的容量,在单价达到5,000美元时,需要335MB的容量,而在单价达到10,000美元时,则需要670.6MB的容量。但是这一分析是基于整个区块均被填满的假设条件下做出的,而在实际情况下,没人会取用区块100%填满的比特币网络。

  

  这仅仅是通过这些交易弥补区块奖励所需要的最低容量。在克雷格看来,理想情况下网络的区块上限应当(至少)为每日平均交易量的50倍,这样一来才能确保达吞吐量达到实现增长的水平。接下来,我们计算了“在2%的区块容量利用率下,最大区块容量是多少?”然而,如果大家希望采用不同的分析方法,可以选择10%的区块容量利用率,但是实际上我们并不想做这样的分析。如果大家想要进行较为保守的分析,可以采用10%的利用率来分析。在低手续费场景下,分析结果显示我们需要的最大区块容量在两年后将达到3.3GB、16GB、甚至32GB。如果交易手续费持续上涨,场景则会发生变化——我们并不需要大容量区块,因为这会导致交易手续费的进一步上涨。

  克雷格:当然还存在一些其他问题。如果交易手续费用较高,那么我们在与其他行业以及类似技术的竞争过程中就失去了明显优势,也就无法实现足够多的交易量。因此除非交易手续费保持在较低水平,也就是说提供容量更大的区块,否则我们就会面临失败。

  吉米:但即使在较高交易手续费的场景下,我们仍然需要讨论如何提供容量相对较大的区块。在这种场景下,最大容量可达1.3GB、6.5GB或13 GB,甚至连最低容量也将达到894MB、4GB或8GB。而这是两年之后的情形。

  如果我们已经面临或者将要面临这种情形——大家可以按我的变量设置来查看结果,或者使用你们认为更加合理的数字来进行分析,但是会得出同样的分析结论。我们需要容量更大的区块来支持必要的交易量和规模,从而确保矿工们继续获得相同的收入,用以弥补区块回报减半的损失。而这在两年之内将会实现。

  如果在未来两年内我们就必需要支持接近4GB或16GB的容量,我们需要立即采取行动,而不能在一年之后再开始行动。我们必须现在就要开始,因为这项工作的开展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如果没有开展,那么两年后,在挖矿利润下降的情况下,矿工无法达到所需交易量与手续费,进而无法产生实际收入,而这最终会威胁到整个比特币网络的生存与安全。

  克雷格:除此之外,人们已经开始展望未来、未雨绸缪。现在还有一些其他选择。他们可以转而投入比特币现金的怀抱,但在此之前,他们需要确定两年后比特币现金的发展水平能让他们切实地开始进行相关交易,而在这一点上问题确实存在: 正规组织实际上需要两到三年的时间来开发应用程序。若你只用三周时间就快速开发出了一个应用程序,大家都会认为那是一堆垃圾。因此大家不会这么做。正规组织的程序开发要投入多年时间。我在澳大利亚股票交易所工作时,NIPA网络的开发工作就耗时五年之久。工作人员用了五年的时间来规划这一网络。那就是一家真正规范的股票交易所。SBI(印度国家银行)熟悉这一领域,但即便在熟悉的领域,他们也花了两年的时间来规划。你们不可能在投入了几百万美元之后,才开始考虑“这没什么,再过两年协议应该没问题了。” 你们需要确保这个协议会贯彻始终、保持不变,在未来6年、8年、甚至10年以后仍然不会有任何变化,否则你们一定不会轻易作出投资。

  吉米:因此我们呼吁提高协议的扩展性并不是武断之举。那并不是因为克雷格和我,或者nChain团队,无所事事之余瞎捉摸着说到“我们就是需要128MB”或者“不管你能想到多大的容量,我们都要。”我们发起倡议是出于最根本的需求,因为当前从经济角度上来看,挖矿网络以及矿工们的收入必须现在就开始不断扩展。我们发起倡议的另一个原因是,我们与大公司之间的交流推动了这项工作,他们向我们询问“嗨,你们能帮我们想一想如何在比特币现金区块链上部署‘空白区块’吗?”它可以是一项不动产物权登记服务、一种订立智能合约的新方法、或者一家去中心化股票交易所。这些公司和我们讨论过各类形形色色的项目,但是他们却始终不愿开始进行开发,而原因就在于网络容量不够发达,这需要(就像克雷格所说)有些公司花费至少一年、有时两年时间来搭建一个复杂的项目,而这还仅仅是在稳定的互联网环境下运行的项目。相比之下,他们不愿开始着手在比特币现金网络上进行开发,因此,我们需要作为一个整体来说服他们,告诉他们这种协议具有稳定性并且能够进行大规模扩展,否则,相关的开发根本不可能发生。

  我们上周就曾经与一家公司讨论过它旗下一家借助区块链技术提供不动产物权注册服务的合资公司。他们喜欢用比特币现金区块链技术,但是他们想要记录的信息不仅仅包括所有权,还包括建筑物或土地的3D图像信息,而这会产生巨量数据(他们愿意为此支付高额奖励与交易手续费),然而他们在现有的网络环境下根本不会考虑用比特币现金来实现这一需求。也许大家认为这并不重要,但这是未来交易量、交易手续费和矿工奖金的来源。

  克雷格:光是那家集团愿意投入的资金就已经足够进行这项工作,而且在数据成本上还可以收取年金。所谓的年金是指终身付费。可以说前期付款额能买下人类出现以来生产的所有硬盘。他们愿意支付前期费用加上溢价,来建立一个分布式网络,支持1,000个不同的矿工,这超出了我们现在的规模。我是指在矿池中的矿工。人们愿意支付如此巨款来打造这样一个网络。

  吉米:因此,我们鼓励向这个方向发展,这个方向可以确保网络的生存与成长。而且,我们不能单纯地把比特币现金局限在原有的(在我们看来也是最主要的)目标,仅作为一种电子现金。挖矿区块奖励即将腰斩的趋势并不足以支持整个网络的发展,而且这样一来,更不会吸引到大公司来将它打造成我们想要的样子——未来的全球公共账本。就像我们都在同一个公共互联网上生活、工作一样,我们真的相信并且要尝试开始着手向加密与区块链的世界发展,并且在比特币现金区块链这个唯一的公共账本上进行运营。

  克雷格:在与世界黄金协会等组织展开的讨论中,他们的清算数据——不是交易数据——将会超过GB级区块。而且这仅仅指每日清算数据。

  吉米:那么现在的问题在于“毫无疑问,各个开发组织之间存在理念上的分歧,那么我们在区块规模方面应该采取何种举措?”当我们宣布发起Bitcoin SV项目时,我们相信默认的区块规模应当是128 MB。现在也许你能明白为什么这并不是一个武断的决定。这是我们认为两年后取得发展进步需要要经历的道路。

  然而,我们可以完全接受不设任何上限的、由矿工自行设置的想法,因为我们认为最终矿工应当负责指引比特币开发的未来道路,而不仅仅是依靠开发组织。毫无疑问——他们是维持网络的首要用户,并且这种做法可以让他们根据市场需求、市场用量、以及自身对交易类型与挖矿能力的需求进行配置。

  因此我们完全可以接受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方式,我认为很多人会愿意采用矿工自行设置的方式。Bitcoin ABC在调试设置环境下允许自行配置最大区块规模,但是也许很多矿工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我们通过Bitcoin SV想要实现的目标实际上就是对这种功能进行迁移并让其变得更加明显。

  这实际上类似于Bitcoin Unlimited最新提出的共识方式。因此,我认为矿工自行设置的方式实际上与不同开发组织普遍采取的方式具有一致性。所以,在SV中,史蒂夫会将这种设置排列在明显位置,以方便大家使用。他稍后会对此进行详细介绍。

  最后,让我们来谈一谈安全。大家都认为,比特币现金网络应尽可能变得更加安全,这一点非常重要——我想对此谁都不会有所异议。我们也同意,不能武断地开始扩展,让区块越来越大,我们在扩展的同时需要保证安全。史蒂夫和安迪会向大家详细介绍这方面的内容,我们正在启动我们自己的两个千兆区块测试网络——实际上一共三个,两个自有网络,一个由外部运营,从而来继续进行Bitcoin Unlimited等公司已经启动的测试。随着工作的不断推进,我们将会发布相关数据。

  史蒂夫将负责改进代码,我们在硬件加速方面还可以进行一些开发,这将有助于加强安全性。我们刚与外部安全公司商定进行Bitcoin SV代码的审计工作,我们会继续与这家公司合作并使用公共代码漏洞报告奖励程序来执行主要软件开发公司所做的工作,正如微软和谷歌会在软件上采取的步骤。他们会逐步推动这一过程的专业化。这并没有什么问题。这样做不仅没有什么问题,而且正是开发领域需要进步的方向。

  史蒂夫正计划着和我们的团队进行安全升级:我们将使用Gigablock Testnet来进行压力测试。随后,我们会向挖矿领域提供数据,使矿工们能自行决定区块规模是否安全。我们不想每隔6个月就告诉他们“目前来看区块应该这么大”。毫无疑问,我们可以提供数据,给出建议,然后由矿工来决定怎么做,权衡风险与回报,做出合理的决定,因为我们想要赋予他们自行决定的权利。

  克雷格:这些事项不应当由开发者来决定。这应当是一次竞争性选择。矿工应当力争取得最好的结果。关键在于,我们不愿意支持落后的矿工。我们想让最出色的矿工来运营这个网络并实现盈利。如果这意味着淘汰掉表现最差的20%矿工,那也同样意味着表现出色的矿工能挣到更多的利润。如果能够挣得更多利润,就能吸引行业中更加出色的人才加入。这就是资本主义的运作方式。这也是自由市场的运作方式,没有任何技术统治论者能左右自由市场的发展。

  吉米:我们原本打算花些时间来介绍协议修改带来的一些问题,但是我会把这个时间留到稍后的技术特性讨论来回答大家的问题。最后,我想对我们所提倡的这种方式所具备的种种优势进行一个总结。我们认为,这种方式并非与其他团队的方式完全不相容。

  我想明确一点,我们并不希望比特币现金出现分裂。

  我们不想分裂今天在座各位长久以来的工作成果,因为在座许多人付出了辛勤劳动并创造了比特币现金的今天,我们对此万分感激。我们认为,过去几个月中进行的讨论所揭示的理念分歧在于,我们应当向哪个方向发展以及谁应当主导路线图。我们认为应当快速进行扩展——大幅扩展,但是前提是要保证稳定并且锁定协议,在这一基础上,未来开发组织之间才不会产生无谓的分歧。我们相信矿工应当推动相关的决定,我们应当给予他们做出决策的权利。

  克雷格:比特币并不是要让每个人运行自己的结点。这并非去中心化长久以来的宗旨。它还是稳定的资金。这就回到了最初的内容,比特币与生俱来最为重要的就是能提供稳定的资金。它拥有分布式系统,任何只有一个参与者的系统都有可能被关闭、修改,这样的系统是不稳定的。只有在优秀矿工之间进行充分竞争,我们才能获得最稳定的资金来源。

  吉米:最后,让我来总结一下我们所提倡的方式所具有的种种优势——我们想要快速、安全地扩展,为什么提出这样的需求:这并不是因为克雷格早晨醒来后,突然想到“哦,我们想要规模更大的区块。”而是因为系统中与生俱来的经济因素促使着我们朝着这个方向去发展,而且需要立即开始着手开展。我们希望锁定原始的比特币协议,以便让企业可以通过可靠的方式在稳定的基础上构建业务。通过质量保证和安全审计使整个过程专业化。推动零配置安全机制。

  我们希望可以打造出一种可以实现全球快速导入的渠道,这不仅仅是为了支付交易,而且还为了便于大公司参与进行,只有这样才能带来对矿工至关重要的收入。矿工只有在保持盈利、挣钱的基础上,才会在两年后继续挖矿,而我们提倡的方式会为他们带来高溢价服务,例如数据、不动产物权注册服务等机会,由于需要的数据容量越来越多,他们的收入也会随之增加。

  最后,我们希望矿工拥有选择和表达看法的权利,让他们来推动这项事业向前发展,让开发组织实现他们最初的目标——回归到比特币的最初愿景。但是,我们要以前所未有的方式给比特币更多的空间来发展、来呼吸,然后了解未来的发展趋势。如果在几年后,人们提出希望做出任何变化,我们可以对此进行仔细考量,但并非目前的每六个月就做一次这样的尝试。

  克雷格:10年前曾有这样一句话。“再过20年,我们要么拥有巨大无比的交易量,要么一无所有。”我们已经走过了20年的一半。如果我们在接下来几年中不去扩展,那么我们已然接近终点。事情就是这么简单。你们所有的投资都会打水漂。我们要么扩展,要么还不如什么也不做等待终点的到来。

  吉米:最后,让我再次强调这一点。我们需要为国际企业创造坚实的、可大幅扩展的基础,便于他们随后在此基础之上继续添砖加瓦。否则,他们是不会在一推即倒的流沙上创建任何东西的。所以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几天的讨论中,请将这一点牢记在心。感谢各位对比特币的热情与支持。我们拥有共同的目标,我想我们一定不能忘记这一点。

本站导航
足球新闻
Copyright © 1998 - 2015 九五贵宾会-九五贵宾会app-九五贵宾会官网